第一關註 NEW CULTURE VIEW“最牛協會”背後有扇“權力旋轉門”來源:新文化報 - 新文化網
    按照長沙市建築業協會建築施工設備租賃分會(簡稱“協會”)的公告,“從2014年2月1日起,對未取得行業確認證書的建築施工設備租賃企業將停止其在長沙承接該項業務。”這意味著,在長沙市從事建築施工設備租賃業務的企業,必須向協會提交申請,辦理行業確認(據4月13日《新京報》)。
    協會當初成立的時候,說得可好了,號稱是企業抱團取暖,為本地企業服務。當時企業十分擁護,成立時都交了會費。成立之後,才發覺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不辦事還不算,打著各種旗號吃拿卡要,比如打著安全的旗號搞評級,自然不交錢肯定是不能過的。還有一個收費是“行業自律履約保證金”。一位企業人士說,每個企業要交20000元。你要是不交錢,他們還有罰款權,這還是協會嗎?這完全就是一個收費機構,而且這權力堪比政府部門了。而他們所依托的,正是當地的安監部門,而這協會的會長,也正是退了休的前長沙市建築工程安全監察站站長。
    政治學上有一個術語叫做“權力旋轉門”,大概的意思就是個人在公共部門和私人部門之間雙向轉換角色、穿梭交叉為利益集團牟利的機制。舉個具體的例子,比如美國的所謂游說制度。當然與其說是制度,不如說是潛規則。在美國,很多退休官員會成為利益集團的說客,利用自己做官員或是議員時所積累的人脈,替利益集團打通關卡、謀取利益。這個職業獲利頗豐,但因為說客已經不再擔任公職,你又很難認定他受賄,如果用批判的口吻來說就是,這為權錢交易的腐敗行為披上了合法的外衣。美國社會為什麼默許了這種行為呢?按照高曉松的說法,一方面他們的確鑽了法律的空子;另一方面,這也成為了在職的官員和議員們不貪腐的一種事後補償。但是說到底,這是一種腐敗,因為它顯然侵犯了公眾利益。浙江大學教授柴效武稱這種現象為腐敗“期權化”,就是在任的時候先交貨,離任了再收錢。
    說到這裡你會發現,我們的行業協會其實就有權力旋轉門的特點,一些退休官員來到這裡任職,藉著曾經的人脈關係,游走於官商之間,利用權力謀取私利。和美國的情況一樣,由於這些協會的會長或者是理事們,已經不再是公職人員,反腐變得困難起來。而且,如果美國的權力旋轉門是一種潛規則的話,那麼我們的行業協會就多少把這種潛規則明面化了。甚至可以說,去協會任職成為了一些官員延長權力保鮮期的手段。
    說起這種掛靠式行業協會的由來,也算是一個歷史遺留問題。眾所周知,在計劃經濟年代,政府設立了許許多多的部門,可以說有一個行業,就得有個部門來計劃。到了上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時期,國務院開始進行機構改革,很多撤並的部門就改組成了行業協會,而會長等領導職務一般就由現任官員兼職。然而我們都清楚,這種官商雙重角色就很難不產生權力尋租,於是到了90年代,中央下文通知,現任官員不再兼任社會團體領導職務。不過對於退休官員,中央就沒有這種明確性的指導意見了,結果就出現了退休官員紛紛進入協會擔任要職的局面。
    可以說,這種掛靠政府部門的行業協會對政府和市場都產生了負面影響,既不符合政府精簡機構、打擊腐敗的目標,也不符合市場自由發展的宗旨,因此,斬斷政府與行業協會的關係,恢復行業協會本來的獨立性和自發性,是我們改革的方向。最起碼對於退休官員在行業協會擔任職務這個遺留問題,法律法規不應該再是空白。
    目前中組部的文件規定,退休官員在企業兼職,必須離開原來工作崗位三年時間,但我覺得這仍然過於溫和,我更欣賞廣東省的一刀切模式:以個人身份加入行業協會商會的黨政機關和事業單位退休人員,自2013年年底前,一律退出行業協會商會。
  本報評論員 牛角  (原標題:“最牛協會”背後有扇“權力旋轉門”)
創作者介紹

異國短毛貓

ld41ldbfk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