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是漢字的書寫藝術。魯迅先生曾經說過:“我國的書法藝術是東方明珠瑰寶,它不是詩,卻有詩的韻味,它不是畫,卻有畫的美感,它不是舞,卻有舞的節奏,它不是歌,卻有歌的旋律”。 當我在保利藝術博物館看到了尹成富先生的《龍馬頌》百餘幅作品,真實地感受到漢字書法的藝術之美。尹先生的書作五體兼備、風格獨特,把樹木根藤的老辣蒼勁揉進了書寫的筆劃之中。那一幅幅墨彩淋漓的作品,氣勢如虹,給人以藝術的陶醉。
  勁根筆法是尹先生從古代書法家“觀物取象”的理論中汲取精華,從凝重蒼虯的根雕樹木中獲得靈感,效法自然而摸索出一種如根似藤的書作筆法。勁根書作行筆精到,結字規整,佈局嚴謹,富有個性不失法度,彰顯出了漢字書法猶如詩情、畫意、舞曼、樂美的藝術之妙,讓許多觀者嘖嘖稱奇。
  勁根筆法的法理之妙
  勁根筆法傳承了中華書法文化的法理。書法作為中國特有的傳統藝術,幾千年已經形成了一套經典的法理,即書法理論規則。筆法、字法、章法、墨法都有嚴格的規範。筆法乃用筆之法,指運筆用鋒的方法;字法乃結字、結構之法,指字內的點畫搭配、呼應等;章法乃“布白”之法,指一幅作品的謀篇佈局;墨法乃用墨之法,指墨的濃、淡、乾、枯、濕的處理。這些法理精妙地融合到一起,就形成音韻迭起的書法藝術。尹先生自幼習書,60餘年,臨帖不倦。他的勁根筆法沿襲了傳統的書法規則,在傳承法理的基礎上探索個性風格。
  勁根筆法妙用了古代“觀物取象”的書作理論。他從東晉書法家衛鑠《筆陣圖》中的“千里陣雲”、“萬歲枯藤”、“高峰墜石”、“百鈞弩發”、“陸斷犀象”、“崩浪雷奔”、“勁弩筋節”;唐代書法家顏真卿主張的“屋漏痕”, 褚遂良的“錐畫沙”;南宋書法家薑夔形容的“折釵股”等經典論述中獲得感悟力、啟發開拓了研創勁根筆法的智慧。
  勁根筆法道法自然。書法本身就起源於自然界的象形,體現千姿百態的自然。尹先生走遍祖國的大江南北。他由大自然樹的萬千態勢、根深葉茂、剛拔挺立,聯想到字若能像樹那樣生機盎然、遒勁有力、俊朗飄逸,會別有一番真氣瀰漫的神韻。他多年來喜歡盆景、根雕,腦海中形成了根藝的奇特、險峻、巧奪天工的意境,經過反覆的推敲和實踐,終於使如藤似根的勁根書作躍然紙上。專家評說:“尹氏勁根筆法,借鑒自然之形,抒發自然之情,表現自然之神,竟能在漢字書寫中表現大千世界中的某個物象,真可謂神、奇、妙!”
  勁根書作的表象之妙
  書法作品的表象即視覺形象,給人視覺感受到的字體、字貌、字勢。林語堂先生曾說:“中國書法的美在動在不靜,由於它表達了一種動態美,它生存了下來,並且也同樣千變萬化,不可勝數的。”尹先生勁根筆法在筆畫上變化豐富,常逆鋒澀進,頓挫開合,陰陽向背,虛虛實實,呈現出別開生面的動態之美,令人目不暇接。
  勁根書作字體凝重。它的點畫線條墨跡,有明顯的澀感,澀如根藤的表皮,滿篇佈局盤根錯節,令人一看就想到根雕、根藝、根的蒼險萬化;觀賞勁根書作有獨特的質量感,鐵板銅踏,筋骨錚錚,壯美俊朗,表達出十足的“精氣神”。
  勁根書作字貌靈動。它的作品血脈流暢、氣脈貫通,觀之、賞之紙上漢字墨痕呈現出立體、流動、美觀、奇幻之感。在展廳中,多人在《龍馬頌》三個大字下拍照,停留在“開張天岸馬,奇異人中龍”等作品下仔細品味。那個龍字,露鋒入紙,轉中鋒下頓,立即提鋒下按,走龍蛇之勢,龍首昂揚向上,龍體鐵鑄蹦盤,龍尾騰空猛捲,大有龍吟九宵、餘音裊裊之勢。馬字造型獨特,露鋒入紙橫為馬首,中鋒走筆豎為馬頸,提鋒下按澀進成馬身,猛力回鋒四點為蹄,最後振筆兩橫一豎飄起馬鬃,形成栩栩如生、駿馬飛奔、奮蹄不止的動態。作者豐富的想象力和藝術表現力,讓人驚嘆不已。
  勁根書作字勢豪邁。書法藝術的表現形式,是由線條來完成的。勁根筆法用筆的輕重、疾快、強弱,紙上顯示出的墨跡濃淡、乾濕、剛柔等線條變化,疏密相宜,虛實相生。點劃形質豪壯,根脈噴張。字勢雄偉磅礴,威武神怡。你看展廳中那幅“凌雲”作品,字態激情奔放,氣勢開張,大有振翼雲霄之勢。勁根書作的豪放字勢充分表現出書寫者的體量、力量、能量和廣闊胸懷。
  勁根書作的意境之妙
  “書為心聲”、“字如其人”。書法作品的意境是作者情感、情趣、情懷的外化,即志向和心境的表白。唐代張懷瓘在《書藝》中說:“夫翰墨及文章至妙者,皆有深意以見其志,覽之即瞭然”。觀賞一幅作品的內涵,書法家的字外功越深、立意越高,藝術品味就越美、越雅,表達的意境更耐人尋味。尹先生的勁根筆法書作,氣韻生動,意境純真,從內容、線條、結構、章法、體勢等都能體現出質朴豪放的思想感情。他的書法作品至妙之處,“深意以見其志”,瞭然地映射出作者的品格氣質,呈現出文人的風雅、書家的情趣。
  尹先生的書法有軍人之剛陽之氣。中國書法史上,文韜武略的書法家不乏其人。許多赫赫有名的書法大家也是統領千軍萬馬的將軍。他們善於將帶兵之道與書法創作有機結合,將軍事謀略運用於藝術創作之中,使作品更加彰顯出威武雄壯的軍人本色。尹先生戎馬生涯幾十年,從兵法理論和軍事實踐中感悟到“書道猶兵”。 他出版的《楷書恭錄·行書今譯孫子兵法》著作,展出該著作的手寫本80米長捲,“有一種肅殺巍然的軍旅氣勢,森森然若刀光劍影的逼人之氣”。 《孫子兵法》說 “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縱觀勁根筆法,尹將軍把“以奇勝”的兵道思想,充分地運用到了書道的水墨藝術之中,剛柔相濟,因形造勢,創造出獨特的藝術風範,從而取得了“奇勝”效果,令人為之震撼。
  尹先生的書法有文人之藝術風雅。書法是中國文化的重要表現形式。古往今來,凡有成就的書法家都有很高的文化修養和人文素質。他們有文化、有學問,創造出來的作品才會有妙趣橫生的風雅。這種風雅即是藝術家,乃至書法家的人文天性,更是其追求藝術之美而努力拼搏的成果。尹先生喜歡讀書,尤其酷愛學習各種書法理論。多年來,他早起晚睡,涉獵眾家書法之妙。退休後,他更是一頭扎進了鐘愛的書法藝術,或埋頭讀書,或揮毫筆墨,或查閱資料,如痴如醉。朋友們說:“尹先生的書法藝術是智慧和汗水凝成的”。一位著名書法家在尹先生的書法研討會上感慨地講:“尹先生書作具有詩人氣質、書家風采。他從苦臨名碑、名帖入手,學習古人的筆法、章法,不故作新奇、不隨波逐流,不走捷徑,因此他的書法作品形成了路子正、書風正、功力厚的特點。”
  尹先生的作品有書家之藝術情趣。“人生快事莫如趣”。“凡在學問上有成就的均由趣字得來”。“人須有生趣才能有生機,生趣是在生活中所領略到的快樂”。筆者問尹先生:“您書法的源動力是什麼?”尹先生回答:“興趣是最好的老師,酷愛就是源動力。我從小在父親的督導下學習書法,逐漸產生興趣,後來達到酷愛,總覺得不足,追求寫得更好,尤其是與書道同仁交往,促進很大,覺得生活十分充實、愉快。”尹先生亦對樹、根藝、盆景興趣盎然。他源於書道和樹道兩種興趣,出版了一部頌揚名木古樹的《百樹頌》書作。書中用101幅古樹的攝影,101首頌樹的詩詞,101幅詠樹的書法,尤其運用了勁根筆法,將古樹的神韻、詩詞的高雅、書法的風采,天趣、物趣、人趣融合一起,真可謂妙哉!《百樹頌》在各地巡展,起到了“轟動性”的社會效應。
   勁根書作的筆力之妙
  古今書法家對書法之筆力多有深刻的論述。筆者膚淺認為,中國漢字書法中有美學、文學、哲學、力學。從物理學的角度, “筆力”為筆、墨、紙之間的力學關係,即筆毫在運行時對阻力產生的反作用力;從書寫者的角度,筆力為書者文化底蘊、技能智慧、品格修養的綜合表現力,亦是書作品“生命之力”;從觀賞者的角度,筆力為人們視覺看到的感性形象,書寫線條的美感、質感、力感。
  唐代書法家孫過庭說:“眾妙攸歸,務存骨氣”。他所指的“骨氣”亦是筆力。怎樣書寫的線條才能有骨有筋、有神有韻?漢代蔡邕論:“書有二法,一曰疾,二曰澀,得疾澀二法,書妙盡矣。”這裡我們解析尹先生的勁根書作,其筆力之妙,仍是沿襲古人書法之妙,萬毫齊力,在疾澀二法上狠下功夫。他的勁根筆法恰到好處地掌握了筆墨的實與虛、正與側、濃與淡、枯與濕、疏與密、放與收、緩與急等駕馭技巧,給人遒勁疾射、大氣俊朗的感性形象。
  奮筆疾書,力貫毫端。疾乃得勢奮筆,運筆速度產生的筆力。尹先生在書寫之前,洗手、靜氣、定神之後方走筆疾書。他以奔放的激情,融通氣韻,力達毫端,走筆“沉著痛快”,爽朗利落。多以中鋒用筆,使“圓筆底紙,命筆心常在點畫中行”,則將主毫保持在筆畫的中央部分,副毫落其兩邊。書寫中,常巧妙地勒動筆桿,側鋒變成中鋒,保持了中鋒行筆,書出的線條渾厚飽滿、筋骨挺拔,富有立體感和質感。此外,他還常用側鋒和虛筆。王虛舟《論書剩語》雲:“須有字外有筆,大力迴旋,空際盤旋如游絲、如飛龍,突然一落,去來無跡,斯能於字外出力 。”他根據不同的筆畫走向,筆桿時有一定角度的傾斜,主毫偏在一邊成側鋒,寫出的線條顯得鋒利、險峻,偶有疾書虛筆,“空際盤旋”,更能展現出根藤之形的墨跡。
  逆鋒行筆,澀勢澀態。逆乃通常說的“逆勢”,逆筆推行所產生的筆力。古人的“屋漏痕”、“錐畫沙”等都是逆勢行筆所至。勁根筆法是按常規運筆,“逆入、澀行、緊收”產生的勁力筆感。它的創新之處在於用筆力度的微妙掌握,在於運筆的技巧的隨心駕馭。巧於提按是筆畫形成節奏感的重要技巧。結字線條的輕重、粗細主要由提按的技巧所決定的。尹先生說:“勁根筆法要重按,筆重按下,速度稍緩。筆輕提起,速度稍快。然而,按、提的輕重掌握應該適度,要有合理的起浮過程,要使其自然。一味下按,忽輕驟重,線條會粗鈍,形成墨豬。提筆不足,力量未到筆鋒,會有僵板。”這樣疾徐提按、行筆轉鋒,出現澀勢澀態,筆畫邊緣“猶如根藤毛澀不平,猶如層層陣雲疊起”。
  疾逆呼應,奇正相依。古人雲“擒縱二字,是書家要訣。有擒縱方有節制,有生殺,用筆乃醒,醒則骨節通靈,自無僵卧紙上之病。”尹先生認為,疾逆呼應,靈活地用鋒、調鋒,把握筆鋒的提按使轉,表現運筆的遲澀、徐疾,才能擒縱自如,正中見奇。“正”,應是筆畫平和,點畫結構勻稱、章法規範,搭配合理。奇乃是正的變化,正的錦上添花。項穆在《書法雅言》中雲:“所謂奇者,參差起伏,騰凌射空,風情姿態,巧妙多端是也。”勁根“筆力”正是這種“巧妙多端”,疾中有逆,逆中有疾,顯現的字跡線條平正中有險絕之姿,險絕中有平正之態,即奇寓於正之內,正列於奇之中,“寫出的墨跡猶如古樹之老辣、蒼勁,猶如根藤之表象溝溝壑壑”。
  總而論之,勁根筆法的藝術之妙,源於中華幾千年書法藝術的根基,源於古往今來書法大家的經典理論,源於創作者的聰明智慧,對書法藝術的執著追求和不懈努力。雖然勁根筆法還有待於進一步完善和發展,但是它已經在書法藝術的金光大道上,展現出創作者獨樹一幟的個性風采。
  (徐生)  (原標題:墨潑懸藤 渾厚蒼勁)
創作者介紹

異國短毛貓

ld41ldbfk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